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32156.com > 正文

2001-2002年中国新闻学发展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9-16

  本文通过对2001-2002年中国大陆新闻学研究成果的分析和梳理,我们发现,大陆新闻学者一方面在回顾和整理原有的研究内容和研究思路,另一方面也注意到新闻学研究也有一个与世界接轨、与时俱进、观照世界新闻传媒的发展格局和理论研究新动向的问题。因此较以前的新闻学研究情况相比,学者们的研究视野更开阔了,出现了一些新的研究方向。一些原有的研究领域,发掘得更加深入了。但是在研究方法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推论性的东西、质化研究的东西仍然处于主导地位。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的新闻事业发展速度相当快,WTO的加入、传媒集团的进一步发展、中国新闻传播政策的调整等等,为广大的中国新闻传播学研究者提供了许多新的研究话题。另一方面,随着中国新闻教育的发展,一批不同学科背景的青年学者正逐渐成长起来,为中国的新闻传播研究提供了生力军。本文将梳理2001-2002年两年的时间跨度内,中国大陆新闻学研究的基本状况,我们需要能通过我们的梳理,使大家能对进入新世纪以来的中国大陆的新闻学研究所取得的新成果、学者们提出的一些新的观点有一个大体的了解。为便于分析,本文的研究取样主要来源于《新闻与传播研究》、《新闻大学》、《现代传播》、《国际新闻界》、《新闻记者》、《新闻界》和《当代传播》,我们认为这几本刊物的研究取向基本上能体现国内新闻传播学者的研究水平和研究取向。

  本文粗略统计了以上七种刊物2001-2002年论文发表的数量,统计显示,七种刊物两年共发表新闻学方面的研究论文286(统计未含新闻业务部分)篇,其中新闻理论方向119篇,新闻传播法方向54篇,新闻史方向51篇,外国新闻事业方向52篇。从年度发表文章的数量看,新闻理论和新闻传播法两个研究方向基本发表的文章数2001年和2002年基本持平,新闻史方向略有下降,而外国新闻事业方向则有增加。

  对于新闻理论研究的基本状况,有几名学者作过描述和总结。童兵教授全面回顾了中国和中国的新闻学研究的发展情况,他认为中国新闻学研究的命运,是同党的路线方针的正确与否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 [1]。陈建云博士则将20世纪百年间我国新闻学研究划分为四个时期,即1901-1927年的奠基时期、1929-1949年的研究多元化时期、1950-1966年的理论整合时期和1977-2000的繁荣和深化时期 [2]。秦志希教授通过分析指出新时期以来,我国新闻事业实现了重大变革及长足发展,但其学科建设仍处于相对滞后状态。我们应当重视新闻学关键词及话语的更新,以加快新闻学术自足与完善的步伐 [3]。丁柏铨教授撰文指出,中国当代新闻理论有着坚实的现实基础,主要包括: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和党的三代领导人的新闻思想;中国新闻理论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精华;中国当今生生不息、丰富多彩的新闻实践 [4]。另外程曼丽和丁柏铨教授还分别探讨了中国新闻思想探析 [5]和党的三代领导人新闻思想的特色 [6]。

  新闻理论方向的基本研究话题仍然是新闻的本质 [7]、线]、新闻事业的性质 [11]、新闻规律等等。各方面都有一些学者关注,但并没有形成讨论热点。关于新闻价值问题,刘建明指出,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有学者指出了,传统新闻价值理论的商业滥觞导致了报道的狭窄和黄色新闻泛滥。作者在此文中论证了传统新闻价值说的自我颠覆过程,以及如何认识和创立现代新闻价值理论 [12]。杨保军则从另一层面探讨了新闻价值问题,他认为,新闻价值是新闻客体对主体的作用和影响,这种作用和影响以新闻价值关系的存在为前提。因此,他从静动两个方面对新闻价值关系的构成进行了系统的考察 [13]。

  就两年来的研究主题看,有如下几个新的研究方向值得关注:一是新闻商业化与娱乐化问题,二是新闻专业主义理念问题,三是比较新闻学研究,四是新闻媒介的全球化问题。

  关于新闻专业主义的研究有明显增多的趋势。中国传媒业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从单一的功能角色——即耳目喉舌——向多功能角色的转变,这些变化不可能不影响到传媒业的现状,加上传媒从业人员数量的急剧增加,新闻教育与新闻实践的严重脱节,等等。使得中国新闻从业人员思想素质和业务素质参差不齐,专业训练明显跟不上社会形势的发展。其结果是,中国传媒从业人员专业理念意识不明晰,一些人是以社会改革家的理想